原创写下最感人爱情诗的人,爱过几个女人,见一个爱一个扔一个

2020-06-09

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这两句诗是唐代诗人元稹为妻子写的悼亡诗,被后人称为最感人的爱情诗。如果仅凭这两句诗,元稹会当选最深情男人。可事实是,元稹是一个段正醇式的男人,见一个爱一个扔一个。

无果的初恋成就《西厢记》原始版

元稹爱的第一个女人叫崔双文,就是《西厢记》崔莺莺的原型。贞元十五年,元稹在蒲州救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,之后,和这家的姑娘崔双文自由恋爱

崔双文虽然才貌双全,家里也很有钱,但崔家没有权势,和元稹一心向上的理想相差很远。第二年,元稹赴京应试。

元稹进京后,得到了新任京兆尹韦夏卿的赏识,并很快与韦大人的女儿韦丛结为夫妻。他抛弃了对自己仕途没有帮助的崔双文。

很多年后,元稹以自己和崔双文的初恋故事为原型,写下了传奇小说《莺莺传》,这是后来《西厢记》的原始版。元稹也因此被人们看成渣男,成为始乱终弃的不良文人。

幸福的婚姻让他写下最感人爱情诗

贞元十八年,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韦丛,下嫁诗人元稹。这一年,韦丛20岁,元稹24岁。这是一桩典型的政治婚姻,元稹却像撞了大运一般,娶到一个端庄贤惠的妻子。

韦丛出身大户人家,婚后却跟着元稹过着清贫的生活,她不但没有抱怨,反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关心和体贴丈夫,让元稹既感激又感动。

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。元和四年,27岁的韦丛因病去世。此时的元稹打当了监察御史,幸福的生活马上就要开始,那个曾经与自己共同经历过苦难的人却先走了。元稹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写下不少悼亡诗,其中最负盛名的有《三遣悲怀》和《离思五首》。

一句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,让人感觉到诗人对往日生活的不堪回首,对妻子的无尽哀思。一句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”又让人看到元稹对妻子的深情。

曾经美满的婚姻忽然没了,元稹失去了幸福,却留下最感人至深的爱情诗。这是元稹的不幸,却是后人的幸运。

姐弟恋为后人留下一种独特的信笺

薛涛是唐代著名的女诗人,她制作的“薛涛笺”一直流传到今。她才貌过人,不但聪慧工诗,而且富有政治头脑。虽然身为乐伎,但心比天高,十分鄙视那些贪官污吏,达官贵人。

元和四年三月,就在韦丛病重期间,监察御史元稹奉命出使四川。这里有著名的唐代四大才女之一薛涛。元稹早就听说了薛涛的芳名,所以,到了四川后,特地约薛涛在梓州相见,这一见就摩擦出******的火花。

31岁的元稹不仅有俊朗的外貌,还有出色的才华,让42岁的薛涛难以自持,不由自主地深陷爱情旋涡。但毕竟两人年龄差距过大,元整正处在男人的风华岁月,而薛涛,即使再风韵犹存,毕竟大了11岁。更重要的是,薛涛乐籍出身,相当于一个风尘女子,对元稹的仕途只会减分,不会加分。

很快,元稹因工作调动离开四川,他一去不回头,留下薛涛每天给他写情诗,还手工做了流传千古的“薛涛笺”。

已过不惑之年的薛涛很快想明白了,她脱下红裙,换上灰色的道袍,从此遁入空门,过起了平静的生活。

诗人身边默默无闻的奉献者

离开情人薛涛,妻子韦丛去世,元稹的仕途也遭遇挫折。元和五年,他被贬为江陵士曹参军后,日子过得非常艰难。不仅自己疾病缠身,还要照料年幼的女儿。

没有女人的家简直不算家。看到元稹如此狼狈,他的好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叫安仙嫔的女人。这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女子,元稹纳她为妾。

和所有默默无闻的女人一样,安仙嫔默默地做了一个家庭主妇,为家,为元稹,奉献着自己的一切。但这样的日子也没有过多久,四年后。安仙嫔因病去世,元稹带着女儿以及和安仙嫔生的儿子元荆回到京城。

尽管安仙嫔默默无闻,但元稹对她的感情也很真挚。安仙嫔死后,元稹写下《葬安氏志》,这篇散文虽短,却也是情真意切,元稹以此抒发自己对安仙嫔的感情。

聚少离多相伴到最后的妻子

安仙嫔去世后的第二年,也就是元和十年,元稹被贬出通州,在大病一场后又北上兴元。在兴元,元稹娶了陪伴他到最后的妻子裴淑

裴淑出身河东裴家,是典型的大家闺秀。但是她跟元稹的爱情,却不像韦丛一样甜蜜,因为这一时期的元稹,仕途上频繁调动。

裴淑自从嫁给元稹后,元稹工作调动非常频繁。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,官员上任一般不带家眷。元稹和裴淑就这样过起了聚少离多的日子,留下裴淑独守空房。

元稹对裴淑的感情也很真挚,他为她写下不少诗篇。就连离别,元稹都写诗安慰她。而裴淑也写诗应答。从这点来说,两人也算是情投意合。

赢芳心让才女歌星投江自尽

元稹在担任浙东观察使时,遇到了与薛涛齐名,同为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的刘采春。刘采春是才女加歌星,不仅会写诗,歌唱得也特别好,是江南一代有名的当红女歌星。

元稹遇到刘采春时,自己是有妇之夫,而刘采春也有夫之妇,可两人还是相爱了。刘采春被元稹迷得神魂颠倒,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自己的丈夫,要跟元稹生活在一起。

不过,这一段婚外情随着元稹的调离画上了句号。元稹像当年抛弃薛涛一样,丢下刘采春一去不返。

刘采春没有像薛涛那样遁入空门,元稹的无情抛弃让她觉得生无可恋,觉得自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。她选择了投河自尽。

从崔双文到韦丛,从薛涛到安仙嫔,从裴淑到刘采春,元稹的一生与六个女人有过感情上的瓜葛。他和段正淳一样,每一次感情都很真挚,但每一次离开后又把这份感情抛到九霄云外,去寻找新欢。这样的人,是情种,也是渣男。

薛涛 韦丛 刘采春 裴淑 安仙嫔

友情链接: 球探iOS最新下载-球探app下载-球探比分app 金沙娱东城js55 球探比分足球-足球比分网-电竞实时数据比分网 银河 伟德体育app最新下载

地址:暂无 客服热线:15816571081